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  >> 时事新闻  >> 国内

景德镇怎样治好近视眼

2017-12-13 17:03:22    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编辑:王仁瑶

景德镇怎样治好近视眼,宜春做近视眼手术好么,南昌做了激光近视手术,抚州做眼睛近视手术需要多少钱,南昌做近视眼手术哪里好,南昌近视手术的费用,宜春治疗近视眼的费用


五一抽空带孩子去了趟扬州,吃吃喝喝,逛逛走走,除了人多,基本惬意——顺带手儿把软卧给坐了,现在的孩子,什么交通工具都熟,唯独过夜的火车坐得少了。

回程火车上,我坐在走道儿玩手机,看到隔壁开门的包厢里一个妈妈正跟孩子说话。

“扬州好玩不好玩?”

孩子吭叽了一声。我正在纳罕这话有什么可吭叽的。然后听到这位妈妈就连续问了下去。

“妈妈先问问你,四大名园都是什么园?”

“妈妈再问你,何园的主人是谁呀?”

“扬州古时候都叫过什么呢?”

“京杭大运河都途经几个港口呢?”

“都有谁作过有关扬州的诗词?”

我一听,心中惭愧。因为我刚才在路上是这么问的我儿子。

“儿子你觉得正宗扬州炒饭哪家强?”

“早上那包子你觉得跟无锡的包子比,哪的好吃?”

“顿顿都有大煮干丝,谁家的最好吃?”

“扬州的狮子头的个儿比你在北京吃的大不大?”

相比之下,高下立现。我赶紧招手儿叫我儿子过来,悄悄跟他说:“你听听人家怎么说的!”两人做侧耳倾听、虚心学习状。

隔壁孩子回答到:“妈妈,我想拉屎。”

然后一个头发散乱、面如死灰、生无可恋的女孩从包厢里冲出来。

“回来接着回答啊,咱们出来到扬州玩儿可不能白来!回家还得写篇作文呢!”妈妈喊道。

“妈妈,下次请不要带我出来玩,我只想在家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。”孩子的脸上写着。

我打小就对旅游和春游充满敬畏,总是不能以轻松之心畅爽对待——这绝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反人性的特殊兴趣爱好,或者是我刻意为了区别于其他孩子的装深沉行为——我无论对秀美壮阔大自然,还是形形色色人文景观,都充满了热爱。我憋屈的原因,是因为我知道,我不能白玩。

“不能白玩”让我对外出有了一种很纠结的情感。比如出行第一天能高兴得屁眼开花,最后一天则恨不得自己没出来这一趟,不如在家院子里撒尿和泥。春游也是,早上起来兴高采烈,到了回程便忧心忡忡起来。我知道吃饱了骂厨子有点无耻,但我心里也是没有办法。

我实在是太不擅长“不能白玩”了。

我记忆里所有得过高分的作文,全是假话。这让我从小就讨厌写东西。写东西令我苦闷,因为要编瞎话——我不太会编瞎话,所以我作文得高分的机会不太多,而且每次写作文都如便秘一般费劲。

虽然堵得慌,但我也深深知道,写作文绝不能说真话,那可能连及格都费劲——我虽然胸无大志,格还是要及的,不然屁股就要挨顿揍。

比如说二年级的时候,老师曾经让我们写过一篇关于理想的作文。大家理想都很高远,念起来时也是群情激奋,一时间班里科学家、医生、将军横飞,覆盖了航天、物化、生物、医疗、军事,国家一半中流砥柱人中龙凤都汇聚在此吐沫四溅的吹牛逼,好像离了这帮满世界抹鼻涕的小崽子,这个世界就要玩完了。还有一位同学说长大要当孔子,因为孔子高尚,打小儿就懂得让梨。虽然老师纠正他让梨的不是孔子,但仍然对其表示了赞扬,于是同学们还是被他的情操感动。

我写的是:当一个不打人的爸爸。

后来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说:“当爸爸不能是理想,爸爸也不是个职业,你的理想太小了,所以你得写别的。”

“孔子也不是职业。”

“但是孔子品德高尚,是大思想家,大教育家,做了很多好事,影响了很多人。”

我心里想,让梨这事都不是他做的,但我没说。

我只是反复论述当一个不打人的爸爸的重要性,坚决的表达了“小理想也是理想、苍蝇虽瘦也是荤菜”的意见。老师就更不满意,说我的理想过于简单,过于简单的理想会让我止步不前,不能为建设国家发挥更大的作用,人人都不打算为国家发挥最大的作用,谁来为四化做建设呢?

“他们都打算。”我说。

班里明明那么多人争先恐后要为四化做建设的。

老师噎了一下,拧开桌上的茶杯,一股茉莉花茶的香味散发出来,她喝了一大口水,看着她咕咚一口把茶水咽下去的样子,我突然也觉得很渴。

“你想当爸爸,最多当自己儿子的爸爸,你又不能当所有人的爸爸。你管得了别人爸爸吗?”

我想了想,觉得有道理,于是我说:“那我想当个炮手。”

老师许是觉得自己循循善诱的本领起了作用,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拉回一个道德高塔已岌岌可危的孩子,挑起眉毛激动的说:“很好!很好!为了保家卫国,这就很高尚了。”

我说:“那倒不是,我是为了把打人的爸爸们都装进炮筒子里,挨个轰上天。”我很诚恳。

“你去门口站二十分钟好好想一想!”老师也很诚恳的翻了一个大白眼。

那天的太阳很大,我走出门站到墙根,看见已经有一个同学站在那里。

“你为什么跟这站着,你写什么了?”我问他,“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

“当个警察。”那孩子说,“把留作业的老师都抓起来。”

牛逼。他可能要站半小时。

总之我说这些的意思是为了表达我与写作的初识很不美好,并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让我困扰,写作——确切的说我不应该给写作抹黑——“写作文”是一件痛苦的事。

而旅游则是一件快乐的事。我认为把这两件事强行的结合起来,是非常变态的。就好像在冰淇淋里浇了一碗热水——热水自然是热不起来,冰淇淋也没法吃了。

我所感兴趣的,我都很难写到作文里,而我又不太会编瞎话,所以为完成任务,我不得不在外出时注意一些“作文里用得到但我完全不感兴趣”的事物,这就像浇了热水的冰淇淋,很影响旅游体验。

比如一个正常的八九岁儿童出去疯的时候,不太会观察太阳和云彩的光影,或去感受春风拂柳的意境,或去注意波光粼粼的碎金。他可能觉得利用阳光拿个放大镜把一窝蚂蚁烧成一股青烟,撅一根柳条抽东抽西互相欠招,找个石头子砍湖里的鱼给钓鱼者捣捣乱会更有趣味。但我知道如果我把这些写到作文里,少不了又得站在窗户沿下站二十分钟。

其实我对美好事物也是有追求的,但那段时期,我宁愿把这种追求放在心里,而不是发出来,或者说不会发出来,我自认为可以做一个内秀的人——这种内秀虽然不外露,但早晚有一天会被别人看到。老师则显然不认可这种内秀,她担心我的世界观过于狭隘,变成一个低级趣味的人。

我坚持认为,对美好的事物的歌颂总应该是有感而发,而为发而感就很不对路,顺序一错,不但感不出来,还影响正常的喜爱。

有一回,班里组织春游上颐和园。

前一天老师就布置了任务,说回来得写一篇春游的作文。善于写作(文)的同学们完全不在乎这些,而像我这种能力不足心又重的人,从早上就开始担心起来。平时作文因为没有目击证人,可自由的胡编乱造人物和事件,只要立意上去了,老师就不太较劲。但这种集体活动,大家都在众目睽睽下互相监督,写那些虚无缥缈的就比较容易露馅。

为了能写出东西,我进了园子就一直盯着周遭的环境,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一写又立意深远的事情,比如有没有掉在地下的钱包,或者是看看是否有人乱扔瓜皮果核,是不是有人随地大小便,眼光主要集中在下三路,整个人就显得有些獐头鼠目的猥琐,完全没有早上七八点钟太阳出来春游的气质。

突然,我看见前面一个老太太拄着拐上万寿山,我心念一闪,这可以扶一扶啊。我心说机会来了,刚要发动身形,只见身后窜出几个影子,如闪电一般,蜂拥而上,几个梯云纵就到了老太太边上。他们纷纷伸出魔爪,有的捏住肩膀,有的揪住胳膊肘,有的顶住后腰,没地方放的只能扽着老太太脖领子,最他妈的是伸手往老太太胳肢窝里塞那孩子,你也不知道人家痒痒肉儿在哪,你这不是怕人不摔吗?

老太太可能是为了锻炼身体爬爬山,结果半路上蹦出这么一帮子土匪,老太太着实吓了一跳,以为劫道的,使劲晃了晃竟然动弹不得,刚要张嘴喊“朗朗乾坤……”,一瞅是一群“胸前红领巾更红了”的社会主义小侠,只得乖乖认命,嘴里喊着“慢点扶,都能扶,别摔着我!”,一路被架上山去,背影凄惨。

做完好事回来的同学们表情轻松,人家完成了最重要的事,下面就剩下玩了。我怨恨的啐了一口,论速度,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田径队的。这些事情考验眼疾手快,慢上一点,势必吃亏。

时间已近中午,吃了中午饭就得往回返了,我这素材还没有着落,心里更着急了。我为你翻山越岭,却无心看风景。

老天爷开恩,终于给了我机会。我当年目力远胜现在,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地下,赫然一张纸随风摆动,那是五元钱!捡了这么多次钱,这次可是真的,还是五块一张的!

眼到腿动,心里念着这次再不能丢了机会,便冲上前去,5米,4米,3米,我眼中只有那五元钱,终于跑到跟前,我刚要伸手,那钱却被一只脚踩上去压住了一半。我抬起头来,是另外一同学,一脸激动。我只得站起来,先踩住另外一半,然后跟他展开激烈的辩论。

“这他妈我看见的。”我说。

“这他妈我(重音)看见的。”他说。

“我(重音)先动的手捡,你这是拿脚踩。”我说。

“我(重音)先踩上就算我(重音)的。”他说。

“踩着狗屎也算你的?”我说。

“狗屎不算。”他说。

“滚蛋。起开。”我说。

“不起开,你起开。”他说。

我们互骂了几句,我心想这么下去不是个事,有几个同学已经往这边张望了,要是大部队赶上来,少不了再踩上几脚,那就真完蛋了。

“分吧。”我说。

“行。怎么分?”他说。

“一人一半。”我说。

“行,你算。”他说。

“你算。”

“一起算。”

“行。”

当年计算能力远不如现在的孩子,于是我俩踩着五块钱开始掰手指头。

“一人两块五!”我说。

“我算的也是。”他同意。

“行,交老师吧。”我说。

我俩小心翼翼弯下腰,同时揪住那五块钱一个角,盯着对方的眼睛,慢慢的把脚挪开,生怕对方使诈。我俩就这么一人扽着一边儿,携手把钱交给了老师,并向老师说了我们的口头协议,说我俩一人捡了两块五。老师告诉我们说,捡的钱不能这么分,只可以说是一起捡的,然后把钱揣了起来。

我终于也可以放心大胆的玩了。心儿欢快起来。昆明湖也美了,万寿山也绿了。

第二天我的作文得了个名副其实的优,这种心安理得的体验很少,我很骄傲,觉得可能能在讲台上念。但是那次的范文是一篇论述“旧日皇家园林发展成今日百姓花园”的作文,老师亲自念出来并表示出强烈的赞赏。我听后也觉得此文乃神文,因为我基本没听明白——后来知道那孩子她妈是中学教政治的,我输在起跑线上了。

但事情终究并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幸运,“不白玩”主要手段还是靠编。放暑假爹妈带出去旅游也是,回回儿少不了楞编上几篇游记交差,只游不记是可耻的。

“本来就留了几篇作文,你还不趁机好好写写。”我妈经常对我说,“出来玩白玩啊?”

她为保证我“不白玩”,并且不让我回去有“忘了”的理由搪塞,会让我在著名景点拿出小本本,把“该”记的都记下来。

我知道她是好心。我其实很想告诉她,几篇作文我是可以编出来的,就没必要影响玩耍的心情了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因写,而不愿出门,直到我通过自主阅读感受到文字之美。但这中间浪费了多少大好情绪,已经很难计算了。

倘若我当时能以单纯之心去记住一些事和一些景,哪怕真的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景物,只要它们还在脑子里,只要是真情实感,就可如现在一样,用更恰当的文字写出来,那一定是更美好的回忆。然而现在很多东西错过了——想看的没看着,而为了写东西专注去看的,已经忘了。

就像隔壁包厢这位负责的妈妈,我很钦佩,然而我却下不把孩子逼出屎的手。于是我只能放任自流,哪怕他真是白玩了,全忘了,在秀丽的风景里低头撒尿和泥,在壮阔的山川间专注挖坑打洞,我也没有办法。白玩就白玩吧。

此外,我现在倒越来越觉得那时立志当不打人的爸爸的我才是最睿智的:当爸爸不但可以是职业,而且可以是高明的职业;不但可以是理想,而且可以是高远理想。而且,这事不见得做不长远——当年我父亲的中学老师,后来考上国内心理学方面首届本科生,一路研究下去,成为国内心理学奠基人,且在儿童心理学上的颇有建树。怹带出几十位博士(后)(导),均已成国内心理学专家。

怹与我父亲交往甚好,我有幸听得我父转述怹的几句教诲,虽只是只言片语,已令我受益匪浅——说句不敬的,怹就是当爸爸当出名堂,“管”起别人的爸爸来,我看也没太大问题。可惜的是我没赶上尝到甜头——我父亲上山下乡九年才回北京,又工作很久后才与怹老人家联系上,这时他已经揍了我很多年了。

当然,我深知自己能力有限,所以自我定位亦不高,也不打算影响别人:我当这个爸爸,能够做到最大的成就,莫过于保持别犯糊涂。仅此而已。

听起来真不高,但做起来,真难。

老师说:明天春个游!

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”。 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”,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本文链接:
 
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